一夜台北

Note: This is a mandarin version of this blog post/story

http://jaezhu.com/2014/04/09/the-plastic-bag-of-raw-meat/

IMG2664

2014年3月1号发生了这个故事。几乎过了一年,但我还不知道这黑夜的事件怎么发生了。可能我当时的中文听力不太好了,所以听不懂解决这神秘的必要细节。人生中有好多莫名其妙的事,这个故事也是一种。

当时的我是在台北当交换学生的。丰富的空闲时间是当交换学生的好处之一,所以在这繁华的城市里我跟同学常常趁了这个无忧无虑的生活出去派对。

那晚上也是这种晚上。我发挥了我年轻的精神,乱喝酒来达到高高的心神,但乱喝超过我自己的极限。每一杯子带来了开开心心,但最后一杯带来了后后悔悔。口里出来不该出来的事物,情态从端及快快得降落到低。总而言之,喝太多了。

后来,我跟新相识的法国朋友一起坐出租车回去了。下了出租车,外面下了细雨。他转了右边去吃汉堡,我转了左边去回家。我那时的情态稳定,不醉而清醒。路上看到了营业的面店,有好吃的鸡肉汤面。我想起了我老爸的劝告,酒后喝汤,不喝头痛。因此我说我要来一碗。

当时三点左右,半夜老板总是一样。老板是个七十四岁的老奶奶(离开台北前问了她),矮瘦脆弱,声音粗硬。面店还有个客人,吃一吃夜晚面。老板煮面时我看了她的手,吃了一惊。手跟全身比起来有矛盾。手扎实坚硬。

正吃面细雨变了爆。听着大雨的节奏觉得有掩蔽很幸运。便我后面听了声音,扭头看见出租车司机大声说话。听力不好所以听不明白他讲什么,但是听懂了几句话。他说:

“一起。。。送给你。。。“

老板去那边回来拿着塑料袋。看来跟我一起坐车的人要给我这个塑料袋。塑料袋朴素,去买蔬菜时收的那一种。不过里面的东西明显不是蔬菜。重固黏黏。出租车出去,我看里面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塑料袋里有几个大块生肉。

当时不知道该怎么想。我的觉悟糊涂因我喝上高峰喝到低到。整个情况像梦一样。

因为不知道把这生肉该怎么处理,我问老板她要不要。她去看里面便说她不要。所以我出发回家的路,大雨下下,右手拿着确凿的重实物。离我房间一百米把生肉放到一座公寓前面,后来没再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